网站首页 | 英超联赛预测 万博app | 万博体育app3.0苹果 | 亚洲超级大盘 万博app | 调研视察 | 社情民意 | 学习地带 | 民主党派 | 党风廉政 | 政协论坛| 文史茶坊 |大事 记

英超联赛预测 万博app
 

首页>文史茶坊>正文

 

 

蚩尤在黔西北的六寨后裔

 

郑吉平

上下五千载,江淮到乌蒙

 

五千年前,蚩尤居江淮,黄帝、炎帝分别居黄河上游姬水、羌水,他们各是三个氏族的首领。为了良田沃土,蚩尤往西、炎黄二帝往东扩展,战争爆发了。从此五千来年,苗族一直处于不断的战乱和迁徙。

“黄帝战蚩尤,九战九不胜”(《太平御览》),最后,使一个叫玄、一个叫媛的女子,用毒药谋害了九黎部落的首领、苗族的始祖:蚩尤。九黎败往长江中游,建立三苗国(《战国策·魏策》),尧、舜、禹不容三苗,相继征伐;东汉帝国忌惮苗族实力也加之以兵;西晋到唐宋,王朝对苗族且战且榨;明洪武帝调苗民南征,“上打乌蒙,下打金川”;清康熙三年,吴三桂又抽调苗民讨水西——几千年间,苗族一直在走,从东向西,从江淮到乌蒙,有史以来共七次大迁徙,写下一部悲壮的民族长征史。

水西就是今黔西北毕节地区,处乌蒙高原。吴三桂挑起西南少数民族争端,“吴王剿水西”一战,苗族损失惨重,从川南抽调的3800余人仅存1840人,其中1400余人转走云南,400余留居今大方县北部八堡乡、兴隆乡。这些从遥远的东方辗转来到大方的蚩尤后裔,分成6个寨子定居:阿龚寨,青山寨,仄垮寨,中寨,铧匠寨,新开田寨,始称“六寨苗”。今天,六寨苗人口发展到7000多人。随着人口增多,六个寨子增加成17个寨子。但“六寨苗”的称谓沿袭至今。

“世界上苦难深重而又顽强不屈的民族,是中国的苗族和散居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澳大利亚民族学家格迪斯丽语)

苗族自古出英雄

 

据苗族历史记载,蚩尤是站着死的,黄帝的兵不敢靠近。据苗族古歌,蚩尤部落原本与沙觉部落、炎帝部落在中原一带和睦相处,沙觉祭祖,蚩尤亲为掌厨,不料沙觉怀疑蚩尤的兄弟偷吃猪心猪脾,蚩尤的兄弟剖腹雪耻,至今一些苗族忌食猪心猪脾。

据苗族史诗《兄妹成婚》,远古时洪水滔天,人蚁灭绝,只剩苗家兄妹二人,为了留下人类,妹妹提出兄妹结为夫妻,哥哥说万万不可,我们是同一父母所生,岂可配为夫妻。但为了延续人类,兄妹俩决定听命于天。他们站在河的两岸,如果哥哥隔河丢根线来穿进妹妹的针眼,就结为夫妻。哥哥把线丢过去,一下穿在针眼里。兄妹怕是巧合,继续问天。他们站在两个山头,把两扇磨子滚进两山之间,如果两扇磨子磨心对着磨心合在一起,就结为夫妻,结果两扇磨子合在一起,磨心对着磨心。兄妹认为这是天意,就结为夫妻。成婚两年,生下一个娃娃,“不像瓜来不像果,外面包着一层壳”。哥哥把娃娃砍成12丫,第二天起来看见已成12家,从此人烟传衍。

战争中,六寨苗的先人长发挽髻,麻布作褂,腰插战刀,背负弓箭,腿裹襟条,足踩钉靴,无奈而战,视死如归。水西之战,久战不克,吴三桂押三百苗女使前,其状惨不忍睹。明末清初,六寨苗不堪欺辱,在头人陶二王带领下揭竿而起,杀得官军闻风丧胆,后陶二王一家惨遭官军杀害,仅一男娃逃脱。

民国五年,蔡锷将军招募护国军讨伐袁世凯,路经毕节,六寨苗百余人参加护国军,攻克四川壁山、泸州,直逼重庆,大败袁军。

红军长征过大方,六寨苗在红二六军团指导下成立“苗民独立团”和游击队,与地方反动武装展开艰苦卓绝的斗争。驻扎毕节的军团政治部巡视团到方北开展工作,遭反动武装袭击,六寨苗民游击队冒死掩护红军突围,将巡视团主任谢忠光等送回毕节。战斗中牺牲的两名红军宣传员埋葬在新开苗寨,今“红军坟”尚在。1936226日,肖克部队在大方境内与敌军激战,45名红军伤员转移到六寨,六寨苗民凭靠打猎的火枪,成功保护伤员,后把伤员平安护送归队。

铧匠寨叫李德洪者,红军过时年方15,是肖克、王震亲自接见的9位苗民游击队代表中年龄最小的一位,与代表合影时,王震亲切地将手扶在他的肩头,看上去是个孩子。巡视团受袭后,李德洪跑毕节见王震,要求为牺牲的红军战士报仇。自古英雄出少年,六寨苗可以为证。

 

永远的菱角

 

黔西北的苗族支系纷繁,“白苗”,“花苗”,“汉苗”,“穿青苗”,“歪梳苗”……

六寨苗叫“鸦(喜)鹊苗”。

蚩尤战败,九黎南迁。六寨苗祖支来到荒凉不毛的黄河边上,但见水浪滔天,无从过河。后窘追兵,前迫大河,天欲绝人之路哉?正在惶急,忽听鸦鹊喳喳叫。追随鸦鹊而去,找到一片茂林。这才得木作筏,越水而去。从此六寨苗这一支自称“鸦鹊苗”,感念喜鹊救命之恩。

六寨苗男装为喜鹊标志。长褂有两后摆,形如喜鹊尾巴,青色为主,两肩一团雪白。女裙百褶千褶,代表江淮边上山岭和山谷,裙脚绣有田禾,则代表江淮一带的土地。一个感恩的民族,一个记祖的民族。尤娄部落生活在田坝里,吃米饭喝鹅汤幸福无比。……沙陡患了红眼病,率兵像黑云一样扑来,烧毁了九十九个坝子,杀戮了八十八个大寨……苗家逃到高山顶,相伴禽兽求生存,苗家逃往高山巅,伴随虎豹共谋生……大哥泪水湿衣裳,小弟泪珠湿衣襟……”(苗族古籍《战争与迁徙》)六寨苗回望东方,思念故土。他们认为自己有三个灵魂,死了以后,一个守坟,一个投胎,一个回到遥远的东方故园与先人团聚。

六寨苗居住的兴隆、八堡一带,高大茂密的树木,弯曲清澈的流水,一个个湖泊,一坝坝稻田,疑为远古江淮,恍若梦里水乡。这,一定就是六寨苗千年迁徙最后于此定居的理由,聊把他乡作故乡。在大方定居后,六寨苗的迁徙并没停止,一部分六寨苗于清初再一次背井离乡,辗转越南、老挝,最后成为美洲大陆的中国移民。移居美国的中国六寨苗,近年来相继回来寻根。

最早一批是菱角塘的菱草正正结满菱角时来的。1982年,10多个红头发蓝眼睛大鼻子的美国人,来到菱角塘边苗寨。菱角是一种水生植物,类似苗家人最喜爱的牛的犄角,据说只在水乡才有,黔西北高原到处都找不到的。菱角塘原来也不长菱角,但自从六寨苗来此定居,塘里就长出了菱角。这只能说明,菱角的种子是六寨苗带来的。一个民族,几千年的迁徙,几万里的奔走,无论走到哪里,始终身穿故土,怀揣故乡,走到哪儿,就要在哪儿留下他们古老的印记,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

美国人开口就同六寨苗通话,把陪同的地方官员吓一大跳:究竟是他们会讲苗语,还是六寨苗会讲英语?六寨苗也大吃一惊:他们怎么会说我们的话?!美国人说:“……中国  波嗯唐(六寨苗语的发音,不定准确。下同) 扎古弄  唰排……”六寨苗一听万分惊喜。苗族各支系的语言不定相同,但这些美国人说的是正宗六寨苗家的语言,他们说,他们是从中国贵州大定(大方县城过去设大定府,为水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八堡一带迁徙到美国去的六寨苗!

美国六寨苗至今保留自己的语言、祭祀、着装、婚嫁等习惯。语言和祭祀(信仰)是一个民族有别于其他民族最本质的标志,一旦失去自己的语言和信仰,这个民族的特征将消失殆尽。新中国成立后,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大方苗家才有了自己的书面语言文字,此前他们的话语一直依靠口口相传,但,苗族是至今本民族语言传存最好的中华民族之一,六寨苗(和其他民族)大杂居、(本民族)小聚居,对外交流使用汉语,对内交流使用苗语,从没丢掉自己的语言。据说,六寨苗到美国后,对外交流使用英语,对内交流也是苗语,而且还有“叫魂”、“跳鬼”等习惯,这在他们如今所处的环境,有点不可思议,但,这就是苗族,这,才是苗族。

1992年,六寨苗再次迎来自己的洋本家。在上一次了解的基础上,这一次,暂时比他们先富一步的洋本家们为苗家娃带来了学费,差点儿把六寨苗的服饰用品买了个罄尽。或许是他们回去宣传介绍,从此一拨又一拨的洋人来六寨地区旅游,他们不一定就是六寨本家,但无一不对六寨苗神往之致,在他们看来,六寨苗和六寨苗聚居区,是中国乃至世界原生态自然和民族文化保存最好的地方之一。

 

踩花与刻石

 

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与外族传统的“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的婚礼模式大相径庭,六寨苗的新婚之夜,新郎新娘不可同房——婚礼最后一环也最关键、最本真的一环。而且,新娘出嫁当天,后家不送陪奁,待到她生了孩子,才大张旗鼓地补送嫁妆。

新婚夜胆敢同房者,六寨苗以“行为不端”而异族视之。六寨苗一名年轻国家干部,可能出于移风易俗的想法,以身作则,从自己的婚姻开始试行“国际惯例”,新婚之夜即与新娘同房,结果在六寨苗里掀起轩然大波,一时千夫愤指,不认他是本家,后家更是怒发冲冠、拍案而起,马上就把姑娘带走,决然悔婚。

六寨苗离婚也是与众不同。爱情誓言云,“海枯石烂,永不变心”, 美好的爱情让象征永远的海、石见证。相对爱情而言,六寨苗家男女似乎对“义”和“气”更看重一些?夫妇俩一旦解除婚姻,将勒石永铭,“海枯石烂,永不回心”。双方慎重拟定誓言,用錾子刻在三岔路口的大石头上,希望所有路过的人都能见证他们已经变得石头一样冷漠和坚硬的心肠:“从今以后某人与某人断绝关系,永不反悔,此石为证。”这佐证了六寨苗“义”无反顾、“气”冲斗牛的性子。快刀斩乱麻,反脸看为输,不,恰巧反衬出六寨苗对“情”和“爱”那种刻骨铭心的膜拜。

苗族是世界上最浪漫的民族之一。千百年来,他们一直追求个性解放和爱情自由。从传说中的《兄妹成婚》,到《诺幺和米绉》的爱恨,苗族人民的爱情建立于高尚的社会情操,守望着自由的精神家园。

远在氏族交战的年代,头人安排青年男女在山头站岗,密切注视敌情,保护老人小孩。春暖花开,战险度过,心头的爱情也开始萌芽。头人理解年轻人的愿望,允许他们在美丽的花坡上表达火一般爱情。这就是苗家“踩花”,后演变成苗族情人节:跳花坡。

六寨苗“跳花坡” 正月初一 开始,五月端午结束。赶节的青年男女个个身着盛装,尤其姑娘们,一年来紧赶慢缀,就是为了把最漂亮的衣裙穿上花坡。小伙们带的是芦笙,一旦发现中意的姑娘,吹起芦笙跳起舞。从初一赶到十五,从十五赶到端阳,阿哥我踩遍了所有花场。个子高的见过,个子矮的见过,就没见过像阿妹你如此苗条的一个。坡上的花儿也鲜,花里的姑娘也艳,所有的花儿所有的姑娘都没有阿妹你长得好看。姑娘有意,转身解下挑花腰带赠与情郎。老虎的尾巴姑娘的腰,解带相赠暗示着以身相许。小伙的芦笙舞得更好。姑娘摘一片冬青树叶,含情脉脉地吹起了缠缠绵绵的情歌。这就是一对了。前世已经投缘,今生还没找到的,继续在找。听,又一对青年好象对上号了。

男:                       你是哪位阿妈生的,

长得比白鹅还白!

穿得比锦鸡还美,

身上比花椒还香。

    哪天白鹅飞来我家住?

    哪天锦鸡飞来我家屋?

    哪天花椒移来我家栽?

        哪天阿妹和我上坡把活做?

女:

你是哪位阿爸养的,

长得比冬青树还青!

  种的五谷比花椒还香,

  结的果子比蜂蜜还甜。

    白鹅吃了五谷长得更白,

     锦鸡尝了果子长得更美。

  我和阿哥坡上把活干,

    过的日子比果子还要甜!

 “小伙跑到寨脚下,请得一个媒人;小伙跑到寨头上,请得一个媒公。”(六寨苗《开亲歌》)姑娘家也有两个媒人等着,四人作媒,玉成百年婚姻。婚礼当天,新娘与伴娘同宿。婚礼结束,随送亲的人“回门”,陪父母居住一段日子,新郎亲自来接,从此恩爱难分。

六寨苗婚俗,充分体现出苗家人肉不离骨的天伦法则,更可以说,苗家父辈利用“好事多磨”作范例,为当家在即的晚辈上了一堂“苦尽甘来”的人生大课。通过自由恋爱又经如此砺炼出来的婚姻,如非上天另有安排,恐怕海枯石烂,也到不了反目刻石的地步。

庆生→打嘎

 

蒙博娄(苗家祖母)居住城中,她的儿女比石沙多。蒙尤娄(苗家祖母)居住城里,她的儿孙像蜜蜂一样兴盛。(六寨苗古歌《战争与迁徙》)

远古时代,苗族人口众多,因此成为外族心患。不断的战乱和迁徙,虽然折损过多,但生生不息。蚩尤与黄帝战于涿鹿,“九隅无遗”,尸横遍野,蚩尤被害。“(九黎)在黄河岸边与沙觉一仗,(众多族人)壮烈牺牲,余部强渡黄河”,(六寨苗古歌)逃进深山老箐。六寨苗至今把“门前”说成“箐后”。《吕氏春秋·召类篇》载,“尧(与三苗)战于丹水之浦”,克三苗于丹水浦,“放欢兜(三苗首领)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史记·五帝本纪》),实乃“杀三苗于三危(今敦煌)”。舜为征三苗,死于“苍梧之野”。禹以“苗顽弗即工”为由,几灭三苗。“三苗之亡,五谷变种,鬼哭于郊。”(《论衡》)血流成河,田荒地芜。西汉时,有苗氏“武陵蛮”再度形成强势,东汉王朝一再进剿,苗民惨遭屠杀。元明时期,民族歧视致苗族被戕,“幸存者十之一二”。明洪武年间,朱元璋调北征南,苗族6万多人被迫征战,“战后阵亡八九,得生者一万一千余人”。六寨苗支部被吴三桂抽调征讨水西,3800余人损失两千左右,在大方住下的仅为400余人。

解放后,六寨苗安居乐业,从过去的几百人发展到现在的几千人。经过五千多年繁衍,血管里至今流淌蚩尤的血液。六寨苗血统十分纯正,即或到了今天,除极其个别家庭与外族联姻,绝大部分不与异族通婚。恐怕很难有其他民族始终恪守自己的血统做到如此坚定。六寨苗姑娘出嫁,娘家不予陪嫁,必须等她生下苗家后代,才补送嫁妆,否则,永远也得不到后家陪奁。由此可见,延续血脉对六寨苗有多重要。

六寨苗婚后第一个后代一旦呱呱坠地,举族庆生。前家杀猪宰羊,大宴三日,后家背奁送米,容光焕发。前家一边往后家“报喜”,一边告知族人。光荣的后家接到喜报,几乎所有成年女性带上“祝米”和陪嫁物品,浩浩荡荡前来庆生。后家人沾功,延坐主席,待为上宾。旧时“祝米”系列为毯子一张、围腰一件、大米两升 、鸡一对、木柜一只,现在条件好了,“祝米”及陪奁与时俱进:床上用品、家具、小孩服装等,均是整套,人背马驮。族中人也送祝米。后家人返回,立即隆重祭祖,启禀这一大事,并祈祖先保佑苗家后人健康成长。把香火传丢,恐怕蚩尤在天也不饶恕。

直到后家送来祝米和陪奁,六寨苗女儿的婚礼才完全结束。六寨苗这种马拉松式的婚礼,世所罕见。六寨苗这么重视烟火相传,没有“结果”的婚姻,绝对不是完美的婚姻。

生也辉煌,死也隆重。六寨苗生有“祝米”,死要“打嘎”。

六寨苗老人临终,有人专门“指路”。“指路”的人唱“指路歌”:

“××啊!你要走,就走中间那条路,那是祖先走的路。爬青虫山、毛虫山,翻过雪岭,过湖水、血河,越过关隘。走过阿执家草地、花坡和打鼓场,就是祖公祖婆家。

一个六寨苗的灵魂从此上路,沿着祖先迁徙的路线,一步不歇地望东而去,回归苗族诞生的地方。亲人和族人送上一程,领头的引弓射箭,“射死拦路虎豹豺狼,射死山间妖魔鬼怪”。送行的人紧随其后,直到死者“走”过“阿执”家跳花场和打鼓场,“去”到祖公祖婆家。

这时,死者的亲人牵来一条牛,把牛索交在死者手里,说:

“××啊,听准!现在牵牛交给你。二月春天来,三月天气暖,你牵上耕牛,扛上犁头,在那冲子里,在那田坝头,那边犁三铧,这边犁三铧,种好你的谷米粮!

六寨苗祖先受水灾受怕了,死者择高地而葬,以避水患。头向着东方,眺望故乡。葬毕打嘎。

“嘎”就是“不顺利”。六寨苗认为所有不顺都由送给死者那条牛承受了,打掉牛就等于打掉所有不顺。牛是六寨苗仅次于人的重要动物,供奉牛神的他们不忍下手,唱起古歌赞颂牛:“牛啊,你生前高大,吃的草在山腰。”他们让牛和死者放心:“寡崽牛不死,要长成牯牛,孤儿不死要长成寨头。卖一只鸡,要买永宁一半岩;卖一头猪,要买乌蒙山一半地。”

脑门三击,牛死,所有的不顺也就打掉了。煮一大锅,族人都来吃“断心肉”,与死者诀别。

 

水花酒·鸡八块

 

正月初一, 五月初五 , 十月初一,为六寨苗最隆重的节日。

春节前夕,六寨苗家家洒扫,用扁缸背来山泉净屋,木墙、楼板和门窗,洗得一尘不染。正月初一 ,举行盛大的踩花节,庆贺新春到来,祈求五谷丰登。

五月初五,六寨苗不叫“端午”,而叫“遘亿”。过“遘亿”,为纪念蚩尤。五千年前涿鹿之战,蚩尤部落五月初五 大胜炎、黄部落,苗族先民将“蚩尤旗”高高插在战场上。从此, 五月初五 成为苗家重要节日。

十月初一是六寨苗的“年”。菊花遍野,米香盈屋。为庆贺丰收,十月初一六寨苗家家户户舂糍粑过年。六寨苗有一种祖传的稻谷,香味可以飘到五里之外,叫做“五里香”,这一天,家家蒸的是“五里香”,苗家山寨笼罩在一片浓浓的清香里。吃饭要记牛辛苦,新米舂成糍粑,六寨苗先请耕牛品尝,所以他们十月初一 的糍粑又叫“牛老粑”。妇女们在牛角上戴满野菊花,将牛牵到秋水河边,牛看见水中自己如此好看,更加留恋六寨苗这片土地,再也不想回到传说中的天庭。

但凡节日和贵客临门,六寨苗少不了“水花酒”和“鸡八块”。

旧时候,在民族歧视的反动宣传下,外族人不敢擅入苗寨,不敢与苗胞接触,因为据说六寨苗会“放蛊”。事实上,六寨苗热情好客,“进门来的都是亲”,“一家的客人全寨的客”。六寨苗祖传的“糖药”,专为打猎和医治风湿、关节炎、跌打损伤研制,对猛兽,见血封喉,对人类疾病,则是民族医药中的瑰宝。

六寨苗好客,石达开应深有体会。1855年,翼王石达开率兵入黔,途经六寨苗的阿龚寨。听说石军反封建王朝,六寨苗热情款待,头人王执旺、王执拇、马执乃、杨执戛、陶二王、张大龙冈、张二龙冈等亲自作陪,捧出“水花酒”招待。水花酒为六寨苗特酿,“五里香”久窖而成,装于大坛,用吸管咂饮,又称“咂酒”。石达开与六寨苗同饮一坛酒,感觉甚妙,当即赋《咂酒诗》一首:

千颗明珠一瓮收,

君王到此也低头。

五岳抱定擎天柱,

咂得乌江水倒流。

“千颗明珠”,说的是“五里香”稻米。“五里香”蒸熟,用六寨苗特制的酒药发酵,装于土瓮深埋地下,时间越长,酒越醇,最醇的水花酒,粒粒稻米泛出翡翠般绿色,熠熠生辉,酒坛里仿佛明珠千万。“君王”乃石达开自居。据说,石达开身坯魁梧,在坛里咂酒,不得不弯腰低头。石达开低头,不光便于咂酒,也是对六寨苗的一种敬意。后两句足见石达开干云之气:五指攥管,他说那是“五岳抱定擎天柱”,吸酒进口,也是“咂得乌江水倒流”,从诗见志,可见当年翼王抱负大矣。“乌江之水”,也有六寨苗自谦之意,六寨苗以酒待客,言“喝碗淡水”。

六寨苗有一道特色菜,叫“鸡八块”。鸡斩八块,头一块,腿两块,翅两块,脯三块。六寨苗头人,家中主人,或最珍贵的客人,得鸡头,其余按主次相分。儿媳过门当天,要吃一只鸡腿,啃完后由寨老观“鸡卦”,看鸡骨头上有几个眼,单数为吉,七眼上上大吉。主客可互看鸡卦,致以最美好的祝福。

作为六寨苗的客人,与主人必须以诚相待。主人烧好大块肉,筛满大碗酒,如果客人爽快地不予推辞,放开了大吃大喝,六寨苗觉得这是他们的真朋友。客人一旦推拒,六寨苗定会不喜,认为瞧不起他们,以后恐怕就难和他们继续交往了。酒碗越大,越表示六寨苗的大方,肉片越厚,越表示六寨苗的厚意。大碗酒,大块肉,量小的人的确生惧,但只要事先衷恳地解释清楚,六寨苗也不会误会。

苗族本不好斗,但为了自由、为了尊严,打了几千年战争,苗族五千年历史有太多血和泪。苗族是一个不可用武力征服的民族,几千年来的历史已经证明。但苗族是一个完全可以感化的民族,建国以来六寨苗与其他民族亲如手足便是明证。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党的民族政策关怀下,六寨苗逐渐融入中华民族大家庭,与其他兄弟民族和谐共处,在大杂居的外部环境下,他们许多风俗习惯逐渐与外面大同。今天走进苗寨作客,水花酒和鸡八块一如既往,但许多过去曾经阻碍过民族团结和交流的禁忌,没得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建筑文化的活化石----织金古建筑群
CopyRight© bjdqzx.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政协毕节市工委
技术支持:新利商务网络有限公司